? 首頁 ? 理論教育 ?挑源與沅州_現代散文鑒賞

挑源與沅州_現代散文鑒賞

時間:2020-12-22 理論教育

挑源與沅州_現代散文鑒賞

挑源與沅州

沈從文

全中國的讀書人,大概從唐朝以來,命運中注定了應讀一篇《桃花源記》,因此把桃源當成一個洞天福地。人人皆知道那地方是武陵漁人發現的,有桃花夾岸,芳草鮮美。遠客來到,鄉下人就殺雞溫酒,表示歡迎。鄉下人都是避秦隱居的遺民,不知有漢朝,更無論魏晉了。千余年來讀書人對于桃源的印象,既不怎么改變,所以每當國體衰弱發生變亂時,想做遺民的必多,這文章也就增加了許多人的幻想,增加了許多人的酒量。至于住在那兒的人呢,卻無人自以為是遺民或神仙,也從不曾有人遇著遺民或神仙。

桃源洞離桃源縣二十五里。從桃源縣坐小船沿沅水上行,船到白馬渡時,上南岸走去,忘路之遠近亂走一陣,桃花源就在眼前了。那地方桃花雖不如何動人,竹林卻很有意思。如椽如柱的大竹子,隨處皆可發現前人用小刀刻劃留下的詩歌。新派學生不甘自棄,也多刻下英文字母的題名。竹林里間或潛伏一二翦徑壯士,待機會霍地從路旁躍出,仿照《水滸傳》上英雄好漢行為,向游客發個利市,使人措手不及,不免吃點小驚。桃源縣城則與長江中部各小縣城差不多,一入城門最觸目的是推行印花稅與某種公債的布告。城中有棺材鋪,官藥鋪,有茶館酒館,有米行腳行,有和尚道士,有經紀媒婆。廟宇祠堂多數為軍隊駐防,門外必有個武裝同志站崗。土棧煙館既照章納稅,就受當地軍警保護。代表本地的出產,邊街上有幾十家玉器作,用珉石染紅著綠,琢成酒杯筆架等物,貨物品質平平常常,價錢卻不輕賤。另外還有個名為“后江”的地方,住下無數公私不分的妓女,很認真經營他們的職業。有些人家在一個菜園平房里,有些卻又住在空船上,地方雖臟一點倒富有詩意。這些婦女使用她們的下體,安慰軍政各界,且征服了往還沅水流域的煙販,木商,船主以及種種因公出差過路人。挖空了每個顧客的錢包,維持許多人生活,促進地方的繁榮。一縣之長照例是個讀書人,從史籍上早知道這是人類一種最古的職業,沒有郡縣以前就有了它,取締既與“風俗”不合,且影響到若干人生活,因此就很正當的定下一些規章制度,向這些人來抽收一種捐稅(并采取了個美麗名詞叫做“花捐”),把這筆款項用來補充地方行政,保安,或城鄉教育經費。

桃源既是個有名地方,每年自然有許多“風雅”人,心慕古桃源之名,二三月里攜了《陶靖節集》與《詩韻集成》等參考資料和文房四寶,來到桃源縣訪幽探勝。這些人往桃源洞賦詩前后,必尚有機會過后江走走。由朋友或專家引導,這家那家坐坐,燒盒煙,喝杯茶??粗幸饽骋粋€女人時,問問行市,花個三元五元,便在那齷齪不堪萬人用過的花板床上,壓著那可憐婦人胸膛放蕩一夜。于是紀游詩上多了幾首無題艷遇詩,把“巫峽神女”、“漢皋解佩”、“劉阮天臺”等等典故,一律被引用到詩上去??催^了桃源洞,這人平常若是很謹慎的,自會覺得應當即早過醫生處走走,于是匆匆的回家了。至于接待過這種外路“風雅”人的神女呢,前一夜也許陸續接待過了三個麻陽船水手,后一夜又得陪伴兩個貴州省牛皮商人。這些婦人照例說不定還被一個散兵游勇,一個縣公署執達吏,一個公安局書記,或一個當地小流氓長時期包定占有,客來時那人往煙館過夜,客去后再回到婦人身邊來燒煙。

妓女的數目占城中人口比例數不小。因此仿佛有各種原因,她們的年齡都比其他大都市更無限制。有些人年在五十以上,還不甘自棄,同十六七歲孫女輩行來參加這種生活斗爭,每日輪流接待水手同軍營中火從伕。也有年紀不過十四五歲,乳臭尚未脫盡,便在那兒服侍客人過夜的。

她們的技藝是燒燒鴉片煙,唱點流行小曲,若來客是糧子上跑四方人物,還得唱唱軍歌黨歌,和時下電影明星的新歌,應酬應酬,增加興趣。她們的收入有些一次可得洋錢二十三十,有些一整夜又只得一塊八毛。這些人有病本不算一回事。實在病重了,不能作生意掙飯吃,間或就上街到西藥房去打針,六零六,三零三扎那么幾下,或請走方郎中配副藥,朱砂茯苓亂吃一陣,只要支持得下去,總不會坐下來吃白飯。直到病倒了,毫無希望可言了,就叫毛伙用門板抬到那類住在空船中孤身過日子的老婦人身邊去,盡她咽最后那一口氣。死去時親人呼天搶地哭一陣,罄所有請和尚安魂念經,再托人賒購副四合頭棺木,或借“大加一”買副薄薄板片,土里一埋也就完事了。

桃源地方已有公路,直達號稱湘西咽喉的武陵(常德),每日都有八輛十輛新式載客汽車,按照一定時刻在公路上奔馳。距常德約九十里,車票價錢一元零。這公路從常德且直達湖南省會長沙,汽車路程約四小時,車票價約六元。公路通車時,有人說這條公路在湘省經濟上具有極大意義,意思是對于黔省出口“特貨”運輸可方便不少。這人似乎不知道特貨過境每次必三百擔五百擔,公路上一天不過十幾輛汽車來回,若非特貨再加以精制,每天能運輸多少?關于特貨的精制,在各省嚴厲禁煙宣傳中,平民誰還有膽量來作這種非法勾當。假若在桃源縣某種鋪子里,居然有人能夠設法購買一點黃色粉末藥物,作為談天口氣,隨便問問,就會明白那貨物的來源是有來頭的。信不信由你,大股東中大頭腦有什么“齡”字輩“子”字輩,還有沿江之督辦,上海之聞人。且明白出產并不是桃源縣城。沿江上行六十里,有二十部機器日夜加工,運輸出口時或用輪船直往漢口,卻不需借公路汽車轉運長沙。

真可稱為桃源名產值得引人注意的,是家雞同雞卵。街頭巷尾無處不可以發現這種冠赤如火龐大莊嚴的生物,經常有重達一二十斤的。凡過路人初見這地方雞卵,必以為鴨卵或鵝卵。其次,桃源有一種小劃子,輕捷,穩當,干凈,在沅水中可稱首屈一指。一個外省旅行者,若想從湘西的永綏、乾城、鳳凰研究湘邊苗族的分布狀況,或想從湘西往四川的酉陽、秀山調查桐油的生產,往貴州的銅仁調查朱砂水銀的生產,往玉屏調查竹料種類,注意造簫制紙的手工業生產情況,皆可在桃源縣魁星閣下邊,雇妥那么一只小船,沿沅水溯流而上,直達目的地,到地時取行李上岸落店,毫無何等困難。

一只桃源小劃子上只能裝載一二客人。照例要個舵手,管理后梢,調動船只左右。張掛風帆,松緊帆索,捕捉河面山谷中的微風。放纜拉船,量渡河面寬窄與河流水勢,伸縮竹纜。另外還要攔頭工人,上灘下灘時看水認容口,出事前提醒舵手躲避石頭、惡浪與洑流,出事后點篙子需要準確穩重。這種人還要有膽量,有氣力,有經驗。張帆落帆都得很敏捷的即時拉桅下繩索。走風船行如箭時,便蹲坐在船頭上叫喝呼嘯,嘲笑同行落后的船只。自己船只落后被人嘲罵時,還要回罵;人家唱歌也得用歌聲作答。兩船相碰說理時,不讓別人占便宜。動手打架時,先把篙子抽出拿在手上。船只逼入急流亂石中,不問冬夏,都得敏捷而勇敢的脫光衣褲,向急流中跑去,在水里盡肩背之力使船只離開險境。掌舵的因事故不盡職,就從船頂爬過船尾去,作個臨時舵手。船上若有小水手,還應事事照料小水手,指點小水手。更有一份不可推卻的職務,便是在一切過失上,應與掌舵的各據小船一頭,相互辱宗罵祖,繼續使船前進,小船除此兩人以外,尚需要個小水手居于雜務地位,淘米、燒飯、切菜、洗碗,無事不作。行船時應蕩槳就幫同蕩槳,應點篙就幫同持篙。這種小水手大都在學習期間,應處處留心,取得經驗同本領。除了學習看水,看風,記石頭,使用篙槳以外,也學習挨打挨罵。盡各種古怪稀奇字眼兒成天在耳邊反復響著,好好的保留在記憶里,將來長大時再用它來辱罵旁人。上行無風吹,一個人還負了纖板,曳著一段竹纜,在荒涼河岸小路上拉船前進。小船停泊碼頭邊時,又得規規矩矩守船。關于他們經濟情勢,舵手多為船家長年雇工,平均算來合八分到一角錢一天。攔頭工有長年雇定的,人若年富力強多經驗,待遇同掌舵的差不多。若只是短期包來回,上行平均每天可得一毛或一毛五分錢,下行則盡義務吃白飯而已。至于小水手,學習期限看年齡同本事來,有些人每天可得兩分錢作零用,有些人在船上三年五載吃白飯。上灘時一個不小心,閃不知被自己手中竹篙彈人亂石激流中,泅水技術又不在行,在水中淹死了,船主方面寫得有字據,生死家長不能過問。掌舵的把死者剩余的一點衣服交給親長說明白落水情形后,燒幾百錢紙,手續便清楚了。

一只桃源劃子,有了這樣三個水手,再加上一個需要趕路,有耐心,不嫌孤獨,能花個二十三十的乘客,這船便在一條清明透澈的沅水上下游移動起來了。在這條河里在這種小船上作乘客,最先見于記載的一人,應當是那瘋瘋癲癲的楚逐臣屈原。在他自己的文章里,他就說道:“朝發汪渚兮,夕宿辰陽?!比艄俏恼逻€值得稱引,我們尚可以就“沅有芷兮澧有蘭”與“乘舲上沅”這些話,估想他當年或許就坐了這種小船,溯流而上,到過出產香草香花的沅州。沅州上游不遠有個白燕溪,小溪谷里生長芷草,到如今還隨處可見。這種蘭科植物生根在懸崖罅隙間,或蔓延到松樹枝椏上,長葉飄拂,花朵下垂成一長串,風致楚楚?;ㄈ~形體較建蘭柔和,香味較建蘭淡遠。游白燕溪的可坐小船去,船上人若伸手可及,多隨意伸手摘花,頃刻就成一束。若崖石過高,還可以用竹篙將花打下,盡它墮入清溪洄流里,再從溪里把花撈起。除了蘭芷以外,還有不少香草香花,在溪邊崖下繁殖。那種黛色無際的崖石,那種一叢叢幽香眩目的奇葩,那種小小洄旋的溪流,合成一個如何不可言說迷人心目的圣境!若沒有這種地方,屈原便再瘋一點,據我想來,他文章未必就能寫得那么美麗。(www.399892.tw)

什么人看了我這個記載,若神往于香草香花的沅州,居然從桃源包了小船過沅州去,希望實地研究解決《楚辭》上幾個草木問題。到了沅州南門城邊,也許無意中會一眼瞥見城門上有一片觸目黑色,因好奇想明白它,一時可無從向誰去詢問。他所見到的只是一片新的血跡,并非什么古跡。大約在清黨前后,有個晃州姓唐的青年,北京農科大學畢業生,在沅州晃州兩縣,用黨務特派員資格,率領了兩萬以上四鄉農民和一群青年學生,肩持各種農具,上城請愿。守城兵先已得到長官命令,不許請愿群眾進城。于是雙方自然發生了沖突。一面是旗幟,木棒,呼喊與憤怒,一面是居高臨下,一尊機關槍同十支步槍。街道既那么窄,結果站在最前線上的特派員同四十多個青年學生與農民,便全在城門邊犧牲了。其余農民一看情形不對,拋下農具四散跑了。那個特派員的尸體,于是被兵士用刺刀釘在城門木板上示眾三天。三天過后,便連同其他犧牲者,一齊拋入屈原所稱贊的清流里喂魚吃了。幾年來本地人在內戰反復中被派捐拉夫,在應付差役中把日子混過去,大致把這件事也慢慢的忘掉了。

桃源小船載到沅州府,舵手把客人行李扛上岸,討得酒錢回船時,這些水手必乘興過南門外皮匠街走走。那地方同桃源的后江差不多,住下不少經營最古職業的人物,地方既非商埠,價錢可公道一些?;ㄎ褰清X關一次門,上船時還可以得一包黃油油的上凈煙絲,那是十年前的規矩。照目前百物昂貴情形想來,一切當然已不同了,出錢的花費也許得多一點,收錢的待客也許早已改用“美麗牌”代替“上凈絲”了。

或有人在皮匠街驀然間遇見水手,對水手發問:“弄船的,‘肥水不落外人田’,家里有的你讓別人用,用別人的你還得花錢,這上算嗎?”

那水手一定會拍著腰間麂皮抱兜,笑瞇瞇的回答說:“大爺,‘羊毛出在羊身上’,這錢不是我桃源人的錢,上算的?!?/p>

他回答的只是后半截,前半截卻不必提。本人正在沅州,離桃源遠過六七百里,桃源那一個他管不著。

便因為這點哲學,水手們的生活,比起“風雅人”來似乎灑脫多了。若說話不犯忌諱,無人疑心我“袒護無產階級”,我還想說,他們的行為,比起那些讀了些“子日”,帶了《五百家香艷詩》去桃源尋幽訪勝,過后江討經驗的“風雅人”來,也實在還道德的多。

一九三五年三月作于北京。

[精品賞析]

《桃源與沅州》寫于1935年3月,后收錄于散文集《湘行散記》?!断嫘猩⒂洝肥巧驈奈挠?934年還鄉,根據旅途所見所聞,以日記、書信等形式寫出后結集而成的。本文是作者在游歷了桃源和沅州之后,對兩個地方風土人情的詳細記述。桃源與沅州是古書上記載的兩個沒有俗世紛擾的“洞天福地”,也是千百年來令無數讀書人心馳神往的地方,而在作者眼中,它們卻并非如想象中的那樣神圣。作者的筆墨并不著重于描寫景物,而是主要刻畫了妓女和水手這兩類人,通過敘述他們貧窮、艱難、凄然、悲慘而愚混的生活,描繪出桃源和沅州美麗卻凄慘的景象,告訴世人,這里并非文人墨客所向往的世外桃源。

沈從文的寫作風格趨向浪漫主義,語言格調古樸,句式簡峭、主干突出,單純而又厚實,樸訥而又傳神,具有濃郁的地方色彩。

北京快3公交车路线图 亿客隆 澳洲幸运10精准一期计划 官方高频彩直播网址 tcl股票 下载新疆时时彩 海南环岛赛赛程 下载美女棋牌单机游戏 bbin捕鱼大师 竞彩比分直播彩客网 广东百家乐扫描分析仪—官方网址 秒速飞艇盛宏彩票 捕鱼大师的工具箱图纸 福利彩票中奖号码 甘肃麻将机遥控器 网赚彩票是不是传销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派彩网